足协早已在准备同卡帅工作合同 执教集训队无悬念

2019-04-06 作者:admin   |   浏览(168)

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男足集训队新帅卡纳瓦罗对于未来会否在俱乐部、国家队兼职等敏感话题选择了“回避”,并强调中国杯两场比赛的带队战绩与其执教前景无关。但事实上,中国杯开赛前,中国足协正积极准备与卡帅团队的工作合同,签约也有望在中国杯期间落实。

卡帅发声

对执教能力很自信

回避一众敏感话题

在20日下午中国杯赛前中国队新闻发布会上,新帅卡纳瓦罗表达了他对执教能力的自信,而对于未来他会否在国家队、恒大队兼职工作的问题,他并没有作答。这样一番表态也让部分现场媒体记者以为,卡纳瓦罗此番执教国足集训队带有明显的“临时工”色彩。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其实早在今年1月亚洲杯期间,作为恒大主帅的卡纳瓦罗就曾借率队赴阿联酋拉练之机赶赴国足亚洲杯比赛现场,并先后在现场观看了国足与泰国队、伊朗队的两场淘汰赛比赛。而亚洲杯落幕后,随着老帅里皮卸任国足主帅,外界将卡纳瓦罗的名字和国家队帅位联系到了一起。关于国家队建设,恒大俱乐部投资人许家印也与相关部门负责人及里皮本人有着密切沟通,这一点从里皮最终成为新一届国足集训队顾问一事中就不难判断。

于是卡纳瓦罗接手中国队就不会是中国杯赛前的仓促之举,而是各方经过慎重思量“碰撞”出的现实应对举措。从逻辑上讲,任何一名职业俱乐部在职教练在面对新邀请时,都不可能接受“打短工”,而卡纳瓦罗手握恒大俱乐部长达5年、总薪酬达几千万欧元的合同,更没理由在利益诉求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轻易接手作为“烫手山芋”的中国队帅印,更何况还是“兼职”。

那么为什么卡纳瓦罗在20日的发布会上并没有明确未来与中国足协的合作模式、合作周期和涉及到的“责、权、利”细节,这是因为直到那个时候,他的确还没有与中国足协签约。严格意义来说,卡纳瓦罗的确扮演了“临时代班教练”角色。既然没有签约,那么一切皆有可能,作为一名职业教练,卡纳瓦罗回避敏感话题,更多是对自身及合作方的权益保护。

反复强调本次杯赛

与其执教前景无关

据了解,就在近期,中国足协正在积极准备与卡纳瓦罗团队的合同。而卡纳瓦罗在发布会上反复强调,中国杯两场比赛的结果与他国家队的执教前景无关,他并不需要在中国杯证明什么。这句话的潜台词实际是,经过前期沟通,卡纳瓦罗与中国足协及有关方面已经就执教国足集训队达成共识。

一如卡纳瓦罗所言,中国队能否冲进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不能与球队是否尽心成正比,中国队还需要从长远方面做好基础工作。但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即将于半年后开打,中国杯结束后,中国队的建队和备战不得不进入“冲击世界杯”这个正题上来。打造一支符合世预赛竞争需求的球队,初期建队及磨合就显得尤为重要。而此时此刻,卡纳瓦罗的工作正是围绕着建队,磨合阵容、阵型展开的。由于从中国杯结束到40强赛开打期间,中国队仅有2场热身赛要完成,因此就现实来说,球队也无力承受频繁换帅引发的动荡,卡纳瓦罗率领中国队出征40强赛必将是大概率事件。

那么中国杯真如卡纳瓦罗所言与他的执教前景无关吗,严格意义来说这样的说法不客观。在此之前,围绕中国足协聘用卡纳瓦罗一事,外界已经产生广泛热议,并引发质疑,那么在竞技体育世界里,卡纳瓦罗必须拿出与他标榜能力相匹配的战绩来。中国杯首战泰国队,是新一届国家男足集训队新周期备战的发端,开门红对于球队信心提升的作用显而易见。因此,如果能够带着首胜之喜签约,这对卡纳瓦罗和中国足协来说才是完美的。

特别提到“假设”

若做国足主帅会很荣耀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对于外界关心的卡纳瓦罗会否未来在恒大、国家队兼任教练员工作的问题,卡帅斩钉截铁地答复说,“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们,我是恒大队教练。但话说回来,现阶段我的工作和恒大队没有关系。这段期间我只会按照国家队要求统一规划带队工作”。事实上,对于未来到底会不会兼职,卡纳瓦罗直到发布会最后一刻也没有直接作答,他还特别提到“假设”这个概念。他说:“因为没有准确的答复,所以一切都是假设的。我想说,中国这么一个伟大的国家,拥有那么多人口,如果能做这个国家球队的主教练,对我是极大的荣耀。”

提到国家队带队工作,媒体自然也会把话锋引向“国足冲击世界杯”这样的焦点话题。说到这个问题,卡纳瓦罗也有意回击了外界对他能力、经验不足的质疑。他说:“我来这里要和队员一齐分享两场比赛。说到国家队,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不要以为想尽一切办法球队就肯定能进入卡塔尔世界杯。从历史来看,中国队除了2002年参加韩日世界杯外,并没有其他进入世界杯正赛的经历。成绩告诉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并不是换一个教练,拥有了‘魔法棒’,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两次冲击就一定成功。冲击世界杯就像建房子,必须把塔基建设平稳才能成功。经常有人说我没有经验,但我想说,我拥有15年国家队生涯,我参加过6次世界大赛决赛,赢得了其中4次。我掌握的东西比说我的那些人要多到不计其数。”